中債評論?|?高度關注信貸增長的結構性因素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11-12 15:08:49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高度關注信貸增長的結構性因素
鐘言
段時期以來,我國信貸增長較快,信貸與GDP之比不斷攀升,引發IMF等國際組織關注。
客觀地看,金融危機后的信貸增長具有逆周期的正面效用。當歐美貨幣當局為貨幣寬松無法傳導刺激信貸增長而困惑煩惱之時,國內的信貸增長避免了“流動性陷阱”,抑制了通縮。此外,單純比較銀行體系的信貸,可能會有誤導。比如2013年美國信貸與GDP之比約為1,若加上資產支持證券背后的信貸資產,這個比例約為1.4,較同期我國信貸與GDP之比還要高些。可見資產證券化只是分散了信貸資產的分布,而不是滅失信貸的魔法。信貸即使在證券市場高度發達的國家也仍然是增長之源。
從另一方面看,過快增長的信貸可能成為系統性金融風險源。人們常說的資產泡沫,與其說是貨幣泡沫,不如說是信貸泡沫。那么,泡沫可能從什么渠道促成?信貸與GDP之比攀升,意味著單位GDP對應的信貸投入不斷增加,具體可以分部類進行結構性分析。
從企業部類看,企業信貸向實體經濟傳導時存在漏損。首先,當企業的息稅攤銷前利潤(EBITDA)不足以覆蓋利息支付時,新增的信貸將更多用于循環支付舊債的利息,對應的企業付息占信貸余額的比重上升。其次,企業出于看淡經濟前景而利用低息融資回購股票,也會抑制GDP的表現。最后,當貸款可獲得性強、融資成本低的企業通過各種渠道轉貸其他企業,或投資于高回報金融市場時,也會加劇債務積聚。
從金融部類看,當通道產品增多、同業負債升高后,一部分信貸資金可能在金融部門空轉,未有效投入實體經濟。
從政府部類看,若政府主導的投資項目回報率低下,不足以覆蓋信貸成本時,則單位GDP形成所需的信貸增加;或者利息占新增債務的比例加大,都會導致信貸新增額的放大。
從居民部類看,當消費保持基本穩定而消費類貸款快速增長時,會反映出隱性失業。而消費貸款通過購買產品引致產出,從而較企業貸款投資引致產出的環節更長、效應更弱,同等條件下也會導致等量GDP所需的信貸量更多。
從對外部類看,當國內機構從境內借貸加速投向境外長期項目時,信貸相對增速也會加快。
低增長下的信貸泡沫,還意味著短期內資本過剩。這時繼續過量追加信貸以維持較高增長的代價會增大,為此要從資本以外的要素配置上突破,其中人口是長期重要因素。在時間布局上,借鑒發達經濟體實踐經驗,國內在邁向高收入社會中需加速向生育鼓勵型政策轉變,促進代際替代平衡;在空間布局上,要更多發揮大城市的作用,適當調增大城市數量和人口規劃容量。
總之,把握結構特征,認清標本始末,信貸過快增長是可控可治的。

責任編輯:宗軍 ?印穎
?
券》雜志,您的職業伙伴!
想投稿?
想參會?
想深度了解債市?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
我要推薦
轉發到
女人手淫图视频大全_欧美做真爱免费_国内大量揄拍人妻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