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規英譯改稿:中國刑法第11條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11-12 15:47:35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前言:

立法英譯本是本微主的老本行,1993年秋季就開始研習法律語言,多年以來一直在練筆,所寫的翻譯學論文主要是探討立法文本英譯問題的??墒?,中國國家立法文本英譯水平的慘狀愣是在幾十年的時間里都得不到糾正(包括1979年刑法的英譯文)??梢?,國家和國家相關部門的主事者們是多么地不重視,而不重視源于他們不知道其慘狀,不知道其慘狀又源于他們不知其英譯本水平的低劣。


立法文本的英譯本是難度最高的翻譯,甚至還難于文學作品的翻譯。正因為文學作品難譯,國內少有人問津,結果是中國文學作品絕大多數是由外國譯者翻譯的,如莫言的小說英譯多數是由美國翻譯家葛浩文完成的。


可是說來奇怪,原本要難于文學作品翻譯的立法英譯卻又得由國人自己來做。此蓋因為沒有外國人主動來承擔任務的緣故吧,量大難度高(國家、省和市三級的法律法規加起來,這個量可想而知有多大?,F在各省市自治區法制辦均有翻譯部門翻譯本轄區由人大或政府部門制定的地方性法規和規章),又沒有明確的制度性報酬,誰會來干呢?(就是有也可能定得很低,最終也吸引不了人家。這個真的不能怪人家歪果仁啊。不像中國文學作品那樣,如今網絡上Paper Republic聚集起很多熱衷于翻譯中國文學作品的全球各地母語譯者,譯出來后有人給出版,成事后還有人閱讀和評論,還有少些稿酬,使得他們蠻有成就感的)。


可是沒有外國人干而國人頂上去干這個立法翻譯,就能干好嗎?答案是否定的。譯不好法律同譯不好文學作品的道理是一樣的。文學作品國人譯不好,更難翻譯的法律就能譯好嗎?肯定譯不好。但因為有需要,還得弄人來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的承諾是一個硬性需要。


那么,外國人能譯好中國的法律嗎,特別是像刑法這樣的國家級法律?這個有可能,假如那個外國人除了精通自己的書面母語和漢語之外,還精通英美法和中國法及其法言法語。那么從國內出去的中國人呢?這個不一定。而已有的結果證明還是不行。


筆者一直想弄清楚國內坊間極易碰到的中國刑法和中國合同法的英譯文到底出自何人之手。筆者知道,中國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制定的法律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部門組織翻譯,國務院及其組成部門制定的法規和規章由國務院法制辦組織翻譯。兩者應該均會委托他們認為能譯的人來譯。迄今為止,中國刑法的英譯本已經先后由中國法制出版社、中國方正出版社和法律出版社出版。各家出版社所用的文本是一樣的。此外,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國務院等中央政府機構的網站上均貼有該英譯本??墒?,約在2000年左右,筆者就發現了美國紐約州布法羅市(Buffalo)的出版商William S. Hein & Co., Inc在1998年出版的由華裔美國學者羅偉翻譯的譯文與中國官方的英譯文在句法結構和用詞方面在很大的程度上是一樣或接近的,及至本人2014年在美國訪學期間設法將該書從外校圖書館調來借出全部照相后瀏覽剩余條文時進一步確認,羅偉的譯本與國內盛行的譯本在很多地方是雷同的??墒?,國內那三大出版社出版的年份均在2000年后了。若國內的出版社出版的版本與羅偉的譯本如此雷同而被人指摘為抄襲,那國內的出版社就不能繼續印刷了,可事實上,法律出版社遲至2007年還在出版該譯本,但迄今為止,雙方均相安無事。但明眼人一看便知,國內譯者在翻譯時大量采用了羅偉的譯本里的很多句子結構和用詞,在這種程度上雙方不約而同的概率應該是很低的。 不論是否抄襲,兩者的譯本均存在嚴重的譯文質量問題。羅偉的錯誤很多又源自哈佛大學學者1982翻譯的中國1979年刑法的譯本;國內譯者也應該有渠道看到哈佛學者1982年的譯本,而且深受其影響,如1997年刑法第10條譯文對1979年刑法第7條譯文(羅偉的譯文反而用了正確的“where” ,形成了一個寶貴的情形分句)。國內譯者的譯本被使用的場合甚多,除了三大出版社的印刷版本外,很多網站上可以很方便地找到此譯本;羅偉的這個譯本也流傳甚廣,被使用和引用極多,如維基百科關于中國法律的條目中用到中國刑法條文時,其英譯條文就是出自羅偉的書。


我們可以從本次改譯和評述的過程中知道,兩者的譯本均有各種各樣的錯誤。而且只要往后看,就會看出兩者的譯本每一條都需要重譯。筆者過去十多年的時間里很多時候都在琢磨這些英譯文到底錯在哪里,經過十多年的理論和實踐積累,筆者洞悉其中的明顯的和隱性的錯誤。有感于現有譯本中錯誤的積重難返,筆者有意撰寫一部《中國刑法英譯研究》專著。在本號推出改稿的同時,逐條撰寫改譯的理論和實踐依據、分析和評述。不過讓筆者平時深感無奈和無力的是,即使是付出巨大的時間和精力改完刑法譯文,面對幾千上萬部待改的國家級、省級和市級法律和規章譯文(其他法律法規的譯文是一樣地錯誤百出)和更多的待譯法律法規,一個人是無論如何也無法改變這種多年沉疴的局面的。


從9月19日開始,列出國內譯者和羅偉的譯文,以資對照研判。只要有必要,也會列出哈佛學者1982翻譯的中國1979年刑法的譯文。



中國法制出版社,2000年4月第1版

中國方正出版社,2004年1月第1版

法律出版社,2007年4月第1版


第十一條 享有外交特權和豁免權的外國人的刑事責任,通過外交途徑解決。


Article 11 The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of foreigners who enjoy diplomatic privileges and immunities shall be solved through diplomatic channels.


羅偉的譯文:




哈佛大學學者的譯文:



哈佛大學譯本的譯者:



改稿:

The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of foreigners who enjoy diplomatic privileges and immunities shall be negotiated through diplomatic channels.




譯者注:

修改此條感到有些糾結,因為(1)國內譯者譯文中的“solve the criminal responsibility”這個搭配覺得不對,但也找不到更好的動詞;(2)對羅偉和哈佛譯者的譯文中的添加的名詞“problem”覺得過于脫離原文(雖然那樣添加符合搭配合理的感覺),因為原文并沒有“問題”這樣的字眼。法條翻譯的原則之一是不可隨意添加原文中沒有的字,忠實原則是第一位的考慮;(3)雖然改譯中采用了“negotiate”,但作為非母語使用者來說,也并不確定是否比較地道而更加可接受。筆者電郵給筆者訪學時的指導教師(她懂些中文,正在努力學習,到訪中國很多次),但截至推送本次文章為止尚未收到她的回郵。


之所以使用“negotiate”作為第一選擇是因為看到它的一個釋義為“deal with, manage, or conduct (a matter, affair, etc., requireing some skill or consideration); to deal with something difficult”(本人Excel字表如此記錄,具體出自哪一部權威詞典現一時無法回溯到),再在坊間常用的幾部英語國家權威詞典里研讀相關例句,覺得還可以用,就先暫且這樣改譯。



翻譯改稿開篇話語:

自本次起,不定期地推出翻譯改稿。除了詩歌的譯稿之外,各種翻譯稿件或已經變成鉛字的譯文均是本號翻譯改稿的對象。


翻譯改稿是非常辛苦的工作,幾乎等同于重新翻譯,而且為了核實譯語是否忠實和準確,得花費時間不斷地去排查可能的錯誤。這對原來很爛的譯稿而言更是如此。


改稿的工作方法很重要,那就是勤查數量足夠多的各種工具書,善于使用英語門戶網站上的搜索功能。


要善于否定自己,反復修改,永不滿足。對修改后仍然存在的別人的和自己的各種大小錯誤要有非常強的自我覺察意識和高度的敏感性,要通過常年的訓練而練就的一雙火眼金睛去捕捉不易覺察的錯誤(那些錯誤早已在那里了?。?。一句話,就是對自己的改稿產品要有自知之明,要對最后已經變成自己的譯句的正誤和地道與否具有最起碼的判斷力(其實審讀過程中最后依靠的就是自己的英文寫作能力了)。

我要推薦
轉發到
女人手淫图视频大全_欧美做真爱免费_国内大量揄拍人妻在线视频